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019年

魏则西知乎痛批医院人性最大的恶 与莆田系有什么联系呢?

2019-05-08 主编:诚信在线下载 点击次数 :

  知乎网友魏则西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学生,于2年前体检后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据魏则西生前描述,该疾病为“一种很恐怖的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之后魏则西一家为了求医四处奔波。

  去年9月开始,已经接受了4次化疗的魏则西开始前往北京治疗,最终,选择了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不过,在今年4月12日,魏则西最终还是去世了。

  “这两年我们为了孩子,可以说已经倾其所有,只要有一点的希望,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当初在北京的一家肿瘤专科医院里,他先是听了一位医师的推荐去了武警总队第二医院。随后该医院一名医生称有来自斯坦福的先进技术可以治愈疾病,然而,这样的保证最后变成了虚言。“我的儿子之所以在网上痛批这家医院,是为了让更多的病人不受欺骗。”

  魏则西生前照片

  去北京前已经接受29次治疗

  知乎网友魏则西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大学计算机系学生,于2年前体检后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据魏则西生前描述,该疾病为“一种很恐怖的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得知病情后,魏则西父母在先后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但最后均被告知希望不大。

  魏海全告诉封面新闻记者,魏则西在西安的一家医院先后接受了4次化疗和25次放疗,但是效果并不理想。魏则西父母并未就此放弃,在通过百度搜索和央视得知“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后,魏则西父母先行前往考察,并被该医院李姓医生告知可治疗,于是魏则西开始了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先后4次的治疗。从2015年9月份开始,魏则西在父母的带领下先后从陕西咸阳4次前往北京治疗。

  2016年4月12日,在一则“魏则西怎么样了?”的知乎帖下,魏则西父亲用魏则西的知乎账号回复称:“我是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则西今天早上八点十七分去世,我和他妈妈谢谢广大知友对则西的关爱,希望大家关爱生命,热爱生活。”

  魏父回忆去武警二医院经过

  出人意料的是,事件并没有随着魏则西的去世而结束,反而愈演愈烈。网友找出魏则西在2016年2月26日一则题为“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的回答。该贴将百度搜索和百度推广推上风口浪尖。4月28日,百度在其“百度推广”微博账号中对此事做出回应,该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不过,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魏则西一家选择武警二医院并非全是由于百度的竞价体系。

  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成立于2000年,是一所三级甲等综合医院。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和月坛公园、阜外心血管病医院毗邻,是一所集医疗、预防、保健、科研及教学于一体的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是北京市首批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医疗集团成员,国际紧急救援中心网络医院。

  魏则西在知乎上的回答

  在帖子中,魏则西写到“(在百度上搜索)在上面第一条就是某武警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我爸妈当时就和这家医院联系,见到了他们一个姓李的主任,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这个技术是斯坦福研发出来的,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还给我爸妈说保我二十年没问题,我们还专门查了一下这个医生,他还上过中央台,CCTV10,不止一次,当时想着,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术,这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据报道,魏则西母亲回忆称,自己也在央视上看到了这家医院:“当时都说没办法,我们也没有放弃。在百度上搜,看到武警北京二院,然后又在央视上看到,就和魏则西的爸爸先去北京考察了一次。发现这医院人很多,全国各地哪儿都有人来治疗。”

  魏则西在知乎上的回答

  魏海全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在西安医治无果的情况下,他去了17次北京,按他的话说,“中国所有最好的医院都走完了”。不过,在北京的一家知名的肿瘤医院的医师口中,他看到了一丝希望。“那个医生推荐我去武警二医院,说是有十几年的肿瘤医治历史,并且有一项治疗肿瘤的新技术。”虽然这个医生也说这项技术“业内尚未认可”,可是救子心切的魏海全还是决定一试。

  上知乎曾被骗万元

  5月1日下午2点左右,当封面新闻记者拨通魏海全的电话时,对面传来的声音充满着疲惫。“刚去则西的学校办些事,还没来得及吃饭。”他说,这些天,很多好心人送来了捐款。魏则西去世后,捐款还剩下4万多元,而魏海全选择了将这些钱捐给学校。

  回忆起这两年的为儿子的求医过程,除了疲倦还有愤怒。为了治病,魏海全去了北京、苏州、无锡、广州,天津等等大医院,不过,来回奔波换来不只是绝望还有欺骗。

  在寻医的过程中,一位知乎的网友告诉他,称自己是日本的IAM大夫,可以让魏则西去东京的医院医治。“因为那个时候则西刚刚出现肺转移,就非常虚弱,我当时就跟他联系。他说国外的病历需要翻译,翻译费要5000元,我就给他打,后来他又要5000元,中间不停的给他打,一共打了1万4还是1万6。我觉得不对,让他把翻译好的病历给我,他马上就把我和则西全部拉黑了。”

  而即使是正规医院,大多数医生的回答也让人绝望。“你无法想象,我们一路走来太难了。”

  而且魏则西事件再次把“科室承包”的乱象暴露出来。

  魏则西的诊疗过程发生在公立医院。在公立医院严禁科室外包多年后,患者为何还遭遇“欺诈性医疗”?

  目前,科室外包的主要有两类,一类是部分军队医院,由于其并不完全归属于所在地卫生行政部门管理,“有空子可钻”;另一类则是部分经营不善的地方公立医院。

  一些民营医院从业者表示,民营医疗机构,特别是与公立医院合作的男科、妇科、肿瘤专科医疗机构,往往通过互联网企业进行营销,支付高昂费用。为了赚取利润,这些“寄生”于公立医院内部的民营医疗机构,很多沦为欺骗者。

  公立医院被民营企业“科室承包”屡禁不止

  魏则西就医的武警二院生物医疗中心,据知情人透露其幕后投资者为莆田系的康新集团,且这个集团“不少业务来自于从部队医院承包科室”。

  业内人士将民营资本在公立医院内部的合作办医称为“科室承包”。《财经》获得多份合同文本模板和可行性论证报告显示,外来资本与公立医院的合作往往采取所谓“共建”形式,共建科室常常挂出“XX中心”的牌子。

(责任编辑:诚信在线下载-诚信在线客户端下载,欢迎转载!)
文章人气: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